上海福彩网
我們執著于在長跑中勝出!
您的位置: 易方達基金 > 資訊內容     
 

 

最新對話 | 格林斯潘談黃金機會

 

字體大小:大  小  來源:[金研院]    日期:2019-02-23  

 
 
 

前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博士于美國時間219日接受了香港英倫金融聯合知名商品分析員杰弗里·克里斯蒂安獨家專訪,表示貿易戰只有輸家。


時間:中國元宵佳節(美國時間219日)

地點:格林斯潘華盛頓個人辦公室

對話者:前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與香港英倫金融以及知名商品分析員杰弗里·克里斯蒂安


 

對話格林斯潘

 

前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堪稱傳奇博士,他于1987年至2006年擔任美聯儲主席,歷時18年,分別服務里根、老布什、克林頓及小布什等多位美國總統,解救多次金融危機,并同時建立美聯儲營運及政策機制。據說,即使是繼任的伯南克及耶倫,亦只是跟隨格林斯潘遺留的指引守則管理美聯儲。

 

這是格林斯潘近年少有的接受香港金融機構專訪。訪問中一個焦點話題正是眼下全球關注的貿易爭端。

 

現年93的格林斯潘認為,不論是美國、中國,還是其他國家,無論是過去還是將來,永遠沒有國家能在貿易戰中獲得利益。他指出,貿易戰是在打壓其他國家,同時是對自身國民的稅務懲罰,而這種懲罰會消除其他減稅政策帶來的經濟刺激作用,更嚴重的甚至釀成經濟衰退的危機,所以雙方都會成為輸家。

 

美國負債問題更令人憂慮

 

當問及格林斯潘目前的中美貿易爭端如何得到解決?格林斯潘認為,最終需要一個開明的政治領導才能解決這次危機。

 

此外,格林斯潘指出,特朗普對貿易赤字的理解缺乏經濟學常識,中美貿易赤字只是來自于中國產品價格相對低廉,而美國消費者有良好的消費力。

 

相對于貿易赤字問題,格林斯潘認為,美國政府負債問題更讓人憂慮。他指出,突破22萬億美元的國家債務已經失控,在未來短暫日子中,美國經濟表現還有機會溫和增長,但由于政府支出及財政失衡等因素,市場將面臨長期負面因素風險。

 

市場動蕩為黃金帶來機會

 

面對動蕩的全球經濟及危機一觸即發的環境,格林斯潘特別提到黃金的價值。

 

他表示,黃金是世界貨幣體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是每家央行儲備的重要資產,能夠經歷時間考驗,也是一種全球認可的貨幣,在世界各地流通了數千年。所以,黃金仍然是全球金融市場的核心。

 

格林斯潘還指出,央行繼續持有大量黃金作為儲備,央行的黃金儲備量就成為該國貨幣公信力的背書。

 

格林斯潘表示:“作為投資者,要思考央行儲備黃金的目的,若沒有價值又為什么要購入黃金。”

 

在目前流行討論虛擬貨幣的潮流中,他認為,這些缺乏背書的虛擬幣有可能在熱潮后消失,而這動蕩會為黃金帶來機會。所以,格林斯潘認為,正如中央銀行和政府將黃金視為重要資產一樣,個人投資者也應將黃金視為他們應擁有并持有的基本資產,作為自身財富的一部分。

 

 

  ·  延伸閱讀  ·  

我們看一下格林斯潘還有哪些經典的黃金言論,金研院特別做了一個摘要。

 

格林斯潘眼中的黃金

 

  • 現在投資黃金是以備不時之需。不是為了短期收益,而是為了長期保障。我認為黃金也是全球主要貨幣。它和銀是唯二兩種無需對手方承諾的貨幣。但黃金的每盎司價值一直比銀要高得多。沒有人會拒絕把黃金作為清償債務的支付手段。信用票據和法定貨幣取決于對手方的信譽度。而黃金,以及銀,是唯二兩種擁有內在價值的貨幣。一直如此,沒有人質疑它的價值。

——世界黃金協會 《黃金投資者》

 

  • 在黃金和不可兌換紙幣之間,是可兌換黃金的紙幣。這種兌換承諾取決于政府或個人履行兌現承諾的能力。黃金的價值則被認為是內在的,不需要其他的外在保障。

——格林斯潘《動蕩的世界:風險、人性與未來的前景》

 

  • 在黃金本位下,自由銀行系統成為經濟穩定和均衡發展的保護者。當黃金作為交易媒介被多數或所有國家接受,一個完全的、自由的國際金本位制建立起來,它將促進全球范圍的勞動分工以及最廣泛的國際貿易。即使交易單位在各國都不同(美元、英鎊、瑞士法郎等),但只要它們由黃金定義,不同國家的經濟就會融為一體,貿易和資本流動也將沒有限制。信用、利率和價格在所有國家也將趨于一致(在不設置貿易壁壘和流動障礙的情況下)。

——格林斯潘《黃金與經濟自由》

 

格林斯潘談貿易戰

 

  • 美國對外施加的關稅,實際上是由美國國民在買單。美國應該停止繼續施加高關稅。如果不削減,美國之前所有的,從企業營業稅減稅以及減少監管所得到的發展上的優勢,包括各項節約和投資,都會被關稅政策抵消。

——“2018青島·中國財富論壇 ”開幕演講

 

  • 讓我做一件別人不太會做的事,重新定義一下關稅是做什么的。關稅就像特別消費稅(excise tax),它有效地把資金從私營部門轉入到政府賬戶上,但你不會因此聽說什么“政府盈余”,沒人用這種術語談這個問題。但想一想,如果所有進口到美國或中國的商品,它們在全球市場上競爭的同時,競相被高關稅擠壓,這些國家損失的是GDP。兩個國家彼此對對方商品提高關稅,雙方都會蒙受損失。沒錯,它們可以一決雌雄來看誰能讓對方敗得更慘,甚至讓對方遭受毀滅性的打擊。

 

——接受財經媒體采訪

 

 

免責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易方達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無關。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公司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公司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 
   
上海福彩网